绿巨人app二维码下载版

“可恶啊,果然拿它没办法……”

石屋之中,徐小受放弃了挣扎。

这种特意挤出来的愤怒和杀气,显然不是可以开启状态被动技“气吞山河”的前提条件。

不过想来也是。

如若可以自由操纵被动技的开启与否,这玩意儿也就真的被改了基调,变成主动技了吧?

“应该是要在战斗中,情绪一转变,‘气吞山河’才会不自觉开启。”

“继而随着战斗节奏的推进,不断积累气势,最后束手抬眸,睁眼必杀!”

徐小受思量着。

他感觉光是这般想着,就十分的有感觉了。

很强!

幻境中那擎天巨人靠瞳力秒杀天地的模样,实在是太爽了!

如若自己能做到那般效果……

清秀绿色小妖光彩照人

不,不需要做到那般。

哪怕仅仅只是一半,估摸着围观人等的被动值,只会哗啦啦进账吧?

这个“气吞山河”被动技,虽说没办法像延伸被动技那般,时刻给自己带来被动效果。

但一进入战斗状态,恐怕气势累叠起来……

“势如破竹!”

“而且,太带感了!”

微微一攥拳,徐小受打断了思考,继而放下了这个被动技。

这种状态被动技,点到宗师级别就可以了。

剩下的,就看它到时候如何不自觉发挥,在不经意间去打乱敌人的节奏了。

“那么……”

一瞅信息栏下方。

“被动值:105582。”

“刚好还剩下十万五的被动值……”

徐小受手盘着碎石头,打算将这剩余的被动值,都交到“觉醒池”之上。

“那么,觉醒谁好?”

瞥了一眼“气吞山河”。

显然,这个状态被动技,并不存在觉醒的功能。

也就是说。

觉醒被动技的选择,依旧只能是落在延伸被动技上。

“‘隐匿’,还有‘变化’……”

其他几个被动技,徐小受暂时也不考虑了。

毕竟,目前能派上大用场的,应该便是只有这两个技能了。

“隐匿吧!”

权衡一番,徐小受还是决定遵循初心,将觉醒机会交给这个十分实用的“隐匿”。

“变化”虽好。

但一来这技能刚出,自己还没开发出更好的用途。

二来,其觉醒效果,徐小受也摸不清什么大致的门路。

说不得,最后只是从三十六变,蜕为七十二变。

那就糟糕了。

等于白白浪费一次十分实用的觉醒机会。

“隐匿!”

锁定完目标之后,徐小受开始兑换觉醒石,将这延伸被动技绑定其上,对着觉醒池打起了水漂。

“觉醒失败!”

“觉醒失败!”

“觉醒失败!”

徐小受:“……”

开局三连跪。

很明显,自己方才已经把所有的好运都差不多给用光了。

他冷静了一下,深深呼吸,从石屋里头走出来,决定换个还不曾被自己吸干气运的风水宝地。

“徐小受?”

看到徐小受走出石屋,木子汐等人心头一悸,连忙站了起来。

“没事,你们修你们自己的炼,不用管我。”

徐小受心思完全不在这些人上面,“我一个人静静……”

径直找了个地势平坦的地方,他一拳轰下去,将自己埋入土中。

木子汐:“……”

鱼知温:“……”

徐小鸡:“……”

“受到惊疑,被动值,+2。”

“受到畏惧,被动值,+1。”

徐小鸡将自己整个人蜷起,头埋进膝盖之间,眼不见为净。

果然,这是个恶魔,狠起来了连自己都活埋……

鱼知温倒是看得发怔。

“他,一直这个样子?”

扭头看向木子汐问道,鱼知温感觉自己看到了徐小受的另一面。

有点搞笑。

“不用管他,徐小受一直都是个神经病。”木子汐无所谓的摆手。

这种情形,虽说每一次看到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但看得多了,免疫力也就强了。

那种不适感、困惑感,以及吐槽欲望,也就随之减少了许多。

鱼知温一时无语。

她看着徐小受将自己活埋的方位,有心坐下来修炼。

但又不敢。

万一修炼修着修着,地面再炸了,元府空间破碎,天地灵气紊乱,自己走火入魔了怎么办?

“哎~”

木子汐瞅着鱼知温失神的模样,突然饶有兴趣的凑上了前,问道:“你和徐小受……怎么认识的?”

“怎么一个不见,就感觉你们关系很好了的样子?”

鱼知温回过神,俏脸一红。

“白,白窟认……”

“哦不。”

“第一次见面,应该是在你们灵宫之中,那个时候,我也看见到你了。”她掰着手指头说着。

木子汐歪着脑袋想了一会,点点头:“真哒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但是,那个时候,你们话也没这么多呀?”木子汐大眼睛一瞪,“你们什么关系?”

“我……”

鱼知温瞬间耳朵都烧了起来。

她哪能听不出来面前这姑娘的言外之意?

但是……

“我和徐小受,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,我们只是普通朋友。”她确凿凿道。

“我不信。”

木子汐面色一苦,“我都没见过他跟除了我以外的其他女孩子说过那么多话,肯定是应该你长得太漂亮了,他看上你了!”

鱼知温双手顿时攥紧了衣裙,脑瓜子嗡一下空白了。

喜、喜欢?

这这这……

“不,不是的。”

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“你急了。”木子汐面上笑容绽放,突然神色一敛,附耳道:“不是他喜欢你,那就是……你喜欢他?”

“我!”

鱼知温哪里应付过这种场面?

她一时间话都说不通畅了。

一个徐小受已经这么难聊了。

怎么他的师妹,也是一句句的,这般犀利?

脑海中思绪突然被引飞,鱼知温仿若看到了徐小受牵着自己在大草原上牧羊的情景。

如若生活能是这般,那该多……

突兀的,画面一个中断。

师父严肃而深刻的脸出现。

圣神殿堂那庄严而肃杀的总殿镇下。

幻境瞬间破灭。

鱼知温俏脸一僵,神色恢复了平常。

“我和他不可能的,我有我自己的使命在身,注定走不到一起。”

“那就是说,如若没有使命,你也想和徐小受走到一起?”木子汐敏锐的捕捉到了盲点。

鱼知温扑哧一笑,反口问道:“也?”

这下轮到木子汐尴尬了。

她面色一红,结巴道:“你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!”

“不会的。”

鱼知温放下手,眼神眺向远方,“我倒是希望徐小受也能加入圣神殿堂,他的资质,和实力,完全可以。”

“之前是抱着这个奢望,但现在……”

看着那个将自己活埋了的家伙,鱼知温莞尔,“有些困难。”

“不是有些,是不可能。”木子汐笃定道。

“怎么讲?”

鱼知温不由侧目。

木子汐同样盯着徐小受的方位,深深一叹。

“他不是这种人。”

“我跟他跟好久了,从在天桑灵宫的外院跟他第一次碰面,他就……”

小姑娘说着,面色一僵。

她一回想到二人初次见面的场景,总是忍不住想要吐槽。

那时候徐小受教训被自己打飞了的对手,拖了时间,自己代裁判去叫他上场,自我介绍之后,对方那一句……

“你好,再见!”

“呼……”

“真可恶!”

木子汐想着想着,狠狠一揪小拳头。

她当时就想要揍飞这个可恶的、没有礼貌的家伙。

但很明显。

徐小受,不是谁都可以揍飞的。

至少,之后的那一系列的战斗,让她看到这个家伙真正顽强的生命力、意志力!

“他不喜欢被束缚的。”

木子汐轻轻摇着头,目中多了一丝钦佩。

“你知道吗?在灵宫外院的时候,他在‘风云争霸’中拿了冠军,但是上层碍于死规定,不让他进内院。”

“这家伙,却硬生生靠自己的实力,打入了内院。”

“内院天玄门开启,就你看过的那一次秘境试炼,他是灵宫史上唯一一个以外院弟子身份,拿到资格入内的。”

“并且……”

木子汐说着,回头,小拳头一挥,道:“还硬生生将天玄门给打爆了!”

鱼知温柳眉一挑,“打爆?”

“嗯。”

木子汐点头,突然一笑:“你现在会想要拉徐小受入你们的圣神殿堂,但真正了解完这个人之后,你的想法,不会再出现的……”

“哦?”

鱼知温惊讶,“为何?”

木子汐想到了徐小受在灵宫里头搞出来的一次次爆破,自个儿偷乐,也不解释。

她只叹了一声,道:

“外院困不住他,天玄门困不住他,灵宫,也困不住他。”

“甚至,出了灵宫,无论是城主府,还是天桑城,亦或是天桑郡……”

“通通困不住他!”

“哪怕是这个白窟……”

“也困不住?”鱼知温笑着接话。

木子汐回头,同样一乐:“不仅是白窟,我觉得就算是你们圣神殿堂,也困不住,同样承受不住他!”

“他自称徐猛兽你知道吗?”

小姑娘说着,白眼一翻:“虽然我也很想吐槽,但……猛兽,不会喜欢囚笼的。”

鱼知温笑意一凝。

“我又不是想要困住他。”

“进入圣神殿堂,可以给他一个更广阔的平台,让他更好的发展,所以没有囚笼这一说。”她解释着。

“徐小受不需要别人给予平台。”

木子汐对自家师兄已经养成了盲目的信任。

或许在别人看来,这个会将自己活埋的家伙,一路走来,都是有着桑老帮衬。

但她更加清楚。

在徐小受认识桑老之前,这家伙就已经能靠自己的双手,打拼出自己想要的一切了。

甚至,她完全能感受得到。

桑老对于徐小受而言,也许,不像是师父,更像是一个束缚的存在。

这种束缚,不是那种贬义的束缚。

木子汐又不是傻子,她能看清楚很多东西。

而有些东西,自己看得出来。

师父他老人家,会看不出来?

“或许,师父他也仅仅只是怕徐小受发展得太快了,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,甘愿做他背后的大旗。”

“这样,就可以让别人误以为,徐小受成长过程中所有的一切,都是他培养出来的。”

“所以,最后外人注意力的焦点,全部都可以转移到师父身上了……”

木子汐想着想着,突然情绪低落了。

“就像是他为什么要大摇大摆的给我设一个拜师大典,而对徐小受,就只是私下传授。”

“连师徒的名分,都不肯给……”

彼时木子汐还以为是桑老对自己的偏爱。

可从这一路走来、看来。

她哪里还瞧不出来,这是妥妥的对徐小受的偏爱啊!

“束缚……”

“也许有着这种束缚,徐小受才不至于剑走偏锋,完全拉不回来吧!”

“怎么了?”鱼知温看着木子汐突然沉下去的情绪,关切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小姑娘也仅仅伤心了一小会,便又笑容绽放了。

她比不上徐小受。

这种事实,很早之前,就已经认清了。

唯一似乎能追赶得上自家师兄脚步的方法……

“是的,就是我。”

脑海中,那道妩媚而幽然的女声再度出现。

木子汐嘴一嘟,暗骂道:“你闭嘴,不让你出来!”

声音沉默了。

空气随之安静了好一会儿。

鱼知温看着木子汐失神的表情,笑道:“看得出来,你才是最懂徐小受的那个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木子汐毫不避讳的承认了。

“你喜欢他?”鱼知温突然一个俯身。

“嗯。”

木子汐无意识的点头,突然回过神,羞怒道:“呀!不是,你在坑我!是不是和徐小受学的?好的不学你学坏的!”

鱼知温眸中闪过一丝黯然,但很快恢复平静,咯咯一笑,“这么明显,谁看不出来?”

“我……”

木子汐脸色瞬间烧红了,但似乎想到了什么,小脸一苦,委屈巴巴道:“他不会喜欢我的。”

“为啥?”

“因为徐小受,他不喜欢小的……”

鱼知温神情直接怔住。

她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木子汐说的“小”,究竟指的是什么,直到看着面前这姑娘用灼灼眼神,平视自己。

蹭蹭蹭。

鱼知温双手抱胸,吓得直接后撤了几步,玉颈都粉红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一般三餐吃什么,有吃吗?”木子汐凑上前,小心翼翼的,生怕别人听到似的低声讨教。

“我……”

鱼知温尴尬癌都犯了。

这一对师兄妹,怎的如此奇葩?

“我不吃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木子汐一脸不信。

“不吃,你是怎么长大的?”她视线一个下溜。

鱼知温衣裙攥得老紧,就差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但看着面前姑娘一脸认真的神情……

她怎么拒绝回答?

她无法拒绝!

“天、天生的……”

“呃!”

木子汐闻言大眼睛一凸,捂着硌人的胸口,感觉自己受到了亿万点暴击,瞬间失去了继续问话的欲望。

“你,你没事吧?”

鱼知温吓得上前连忙扶住。

但木子汐一仰头看着这姑娘,便感觉铺天盖地的压迫感,欲欲而坠。

她捂着脸将对方手一甩,“呜呜呜”的跑开了。

“我可以帮你……”

脑海中,那道戏谑的女声再次传来。

“你闭嘴!”

木子汐羞怒交加的在心里头怒吼一声,找了块背着鱼知温的大石头藏了起来。

“好,那我不说了。”

木子汐突然一怔。

“等等!”

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嗯?你不是叫我不说了吗?”女声佻笑着。

“不是这句,上一句……”木子汐笃着食指,怯怯问道。

“我可以帮你?”

“怎么帮?”她急匆匆问道,似乎天塌了,都没有这个事儿大。

“首先,你要知道,你我本是同体,只是因为我小时候受到了伤害藏了起来,你才会出现。所以,只要你完全接受我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

木子汐瞬间清醒了,死死抱紧面前的大石头,就像是抱紧了什么不可丢失的存在。

“我不会让你抢走徐小受的!”

“……”

脑海中完全安静了。

下一秒。

“唔!”

木子汐抱着脑袋,仿若承受了什么剧烈的痛楚,整个人都开始颤抖,汗如雨下。

“惩罚我,也不可能!”她倔强回应着。

“唔!”

……

地底之下。

“受到诅咒,被动值,+1。”

“觉醒失败!”

“受到诅咒,被动值,+1。”

“觉醒失败!”

“……”

“啊——”

徐小受疯了。

他差点没冲出去找小师妹算账。

这特么关键时刻呢,你个小丫头能不能收敛一点?

怎么每觉醒一次之前,就给我来一波诅咒,这样子我怎么可能成功?

气运都直接被你诅咒没了都!

“呼呼呼……”

安静等待了一会,徐小受也不打算转移阵地了。

今天就算是死磕,他都要将这被动技给觉醒出来。

但是……

“第七次了!”

徐小受欲哭无泪。

虽说每一次都将备用觉醒的被动值划为十万。

但以往哪一次不是在十万之前,甚至四五万的时候,便成功觉醒了的?

这一次,不会要刷新自己的纪录,直接来个十万不出货吧?

“别搞我啊,我伤不起的……”

徐小受在紫府元庭中对着红色界面虔诚祈祷了起来。

这十万要是真打水漂,他就相当于少了两个宗师级别被动技的实力加成。

自己还要出元府,去白窟面对那么多危险。

怎么可以少得了“隐匿”的觉醒技辅助?

“给个机会,给个机会……”

再一次兑换了一颗觉醒石,徐小受在绑定技能上犹豫了。

“要不,试试‘变化’?”

他有些心动。

说不得换个路子,一次就出了。

但如若是按照概率学算,这个时候,“隐匿”的觉醒技,也差不多该出了。

要换了。

它概率重新计算,那岂不是亏死?

“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!”

“我徐小受,今天就跟你死磕了!”

狠狠一咬牙,再度绑定了“隐匿”,徐小受将觉醒石掷向池子中。

“觉醒失败!”

“尼玛啊啊啊——”

徐小受抓狂了,他将剩下的两万被动值直接兑换成了两颗觉醒石,同时绑定上“隐匿”,同时投掷。

“咚咚。”

水花飞溅。

回神,看向信息栏。

“觉醒成功!”

“隐匿(觉醒:消失术)!”

“二次觉醒失败!”

徐小受瞬间神魂出窍,足足十息时间。

“卧槽!”

下一秒,伴随一声惊喜交加的喝声,他整个人有如灵猴出世,破土而出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哈哈,谁能挡我?”

“这天地之间,我就问!有谁,能挡我徐小受?!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鱼知温震惊的抬头看着天空中这个疯了的青年,感觉自己三观碎灭,再度刷新了对这家伙的认知。

“受到怀疑,被动值,+1。”

“又,又来了?”

已经累得虚脱了的木子汐仰躺在地,单手扶额,实在无力吐槽了。

“受到诅咒,被动值,+1,+1,+1,+1……”

徐小鸡……

嗯。

一遭小受仰天笑,瑟瑟小鸡怎敢闹?

他一动不动,状若死尸。

“受到敬畏,被动值,+1。”

……

徐小受回过心神,再度遁入了地底深坑之中,将自己埋好,这才战战兢兢瞅向信息栏。

他就生怕方才是疯魔了,出现幻觉。

待得清醒之时看去,一切都是假象。

但是,一眼望去,三条格格不入、长短不一的信息映入眼帘。

很显然,徐小受没疯。

他看到的一切,也都不是幻觉。

“消失术?”

还不曾开始琢磨,他便开始龇牙,一脸肉痛之色。

很明显,看着信息排序,自己第九次觉醒,便成功了。

那就意味着,第十次的那一万被动值,真的是多余的,完全打水漂了!

但是……

完全清醒过来之后,他便是看着那一条“二次觉醒失败”沉默。

“二次觉醒?”

“二次……”

“也就是说,这觉醒技能,不仅仅只能觉醒一次,还可以觉醒第二次?”

花费一万被动值,得到了一个新的信息,徐小受顿时觉着不亏了。

“如若有二次觉醒,有没有三次觉醒?四次、五次?”

他感觉自己又找到了一条战力高速进化的路。

但转念一想。

一次觉醒就能花费十万被动值,按照这坑爹系统的尿性,二次觉醒,不得百万?

“惹不起,惹不起……”

徐小受嘱咐自己千万不能上头。

至少,在目前这个阶段,即便得知自己有二次觉醒的资格,他也不可以去尝试。

因为,一尝试。

可能别的技能没提升,打水漂这技能,便能练得炉火纯青了。

注意力重新放到新出现的觉醒技上。

“消失术!”

他凝眸沉思起来,“什么功能?”